收录日期:2018/09/20 15:47:53 时间:2016/05/18 03:14:01 标签:非技术区
这段时间由吴作栋因肺典取消对华国事访问,网上关于新加坡是否敌视中国,是否具体做出了反华的举动,是否应当对中国感到愧疚,中国是否应当相应的制裁一下新加坡等等,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其中不少网友文笔流畅,文采飞扬,有理有据,引无数潜水爱好者竞折腰。小可也是潜水多年,今日突然发现,本人正在学习的研究生课程中正好有一些理论可以用在国际关系之中。当下献丑了,欢迎大虾排砖,更希望抛我这块砖,以引一些有创见的潜水员上来冒几个泡,吐几块玉。

在这里,我将不使用任何数学公式。本文绝对通俗易懂!更不是书呆子文章。

我的专业是计算机,该领域有一个课题叫人工智能体(Multi Agent System), 是继面向过程(80年代的Pascal,C),面向对象(90年代的C++, Java)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有学者预言,未来的人类将生活在人工智能体世界里。小到一粒纽扣,一颗移植到大脑的芯片,大到机器人,航天飞机。

人工智能体可以有相对独立的意志和思想,相对较小较简单的人工智能体可以相互构成更大更复杂的人工智能体。在研究人工智能体相互间的交流互动时,社会学家,语言学家也加入到数学家,计算机工程师的行列之中,提出了很多概括性的,实用的社会学模型和理论,然后再由数学家,计算机工程师对其进行论证和优化。

其中有一个难题就是在两个以上智能体间互动时,如何平衡各智能体的利益的问题。假设两个智能体各为自己的公司服务,他们的指令都是在与对方交易或互动时谋求己方利益的最大化,矛盾就来了。(人与人,国与国其实同理,只是专家要机器人尽可能的实现人的智能,从而模仿人的思维模式而已)

如何在利益有可能冲突时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就成为一个研究目标了。这些理论由西方产生,在西方发展,自然西方得不得了。(而且,我发现西方国家处理国际关系时也极少背离这些准则)新加坡人不是自诩东方的生体,西方的头脑吗?那我们就以西方(纯西方,纯理性化)式的概念来讨论一下我们的应对策略,西方化的新加坡应该能理解和接受吧!

回到我们的理性化理论,国际上有一个著名的互动假设“The Prisoner’s Dilemma”(我自己把它译作“囚犯相关论法”,名字拗口,内容简单),说的是:假设你拷问两个嫌疑犯(他们是共犯,拷问时不让他们见面,他们相互间一通气,拷问就难了),如果两个都招了,两个都判3年;两个都不招,两个都不判刑(坦白从宽,牢底座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两个中的一个招了,两个都判1到3年;你会发现嫌疑犯的嘴巴会很紧,不动用物理或化学上的方法他们不会招。因为他们会发现不管对方招或不招,自己只要不招,关的少或不关的可能性就大。

如果我们把假设的前提换一下,换成两个都招,两个都判3年;两个都不招,两个都判1年;一个招,一个不招,招的放回家,不招的判4年;你会发现两个都抢着招了,(不考虑事后一个犯人对另一个打击报复,或万一一个是老大,一个是马仔,等等,否则就没底了)最后两个都判3年,因为,人都是自私的,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囚犯都会认为不管对方招或不招,自己招了都占便宜。(对方不招,自己招了,回家!对方招了,自己也招,同坐三年牢,不亏!反过来,对方不招,自己也不招,还得坐一年牢,不值!对方招了,自己不招,我坐4年,他回家,????了我!)而事实是两人同吃亏:两人都不招,一共坐2年牢(每人一年);一人招一人不招,一共坐4年牢(0+4=4);结果一共坐了6年牢(3+3=6)。

两人共同选择了一个最不利的结果,只因人性的弱点—自私!
(未完待续)
有些概念好像值得探讨呀
首先,人工智能早已有之,恐怕不是面向过程,面向对象之后的什么里程碑
另外,“囚徒的困惑”是博弈论里面的经典问题,和人工智能好像还是有所区别
小弟对AI也是一知半解,如有理解失误还望指正
老兄文章倒是写得满好:-)
请看完全文,本文主旨绝不是探讨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领域里用到很多理论,自然包括“博弈论”。
wxhacker(为了。。。) ,文章讨论的是什么我自然清楚。我说过,我可没研究过什么AI,仅仅是对两个概念不甚清楚,别介意:-)
还是先做好我们的面向对象吧!
你在说什么?
up